病母

编辑:慌张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6 09:41:41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病母》是一篇短篇小说,作者一枝月。
书    名
病母
作    者
一枝月
类    别
短篇小说
作者其他作品
五颗心

病母片段赏析

编辑
过去,当小山村的几十户人家还在酣甜而温暖的美梦中,她就背着一大篮子牛粪或猪粪,上山去了。趁着太阳还未从东边升起,早晨还有点冷凉,她就拼命的抡起锄头。地也挖了,寒也消了,身子暖了,可谓一锄三雕。当别家的庄稼汉到地里时,她已满头大汗的干完了一个人一早的活计,但晌午人们还未收工时,她一人顶两人,早干完了两个男人才吃得消的强劳力活,然后背着在休息乘凉间从山林捡来的枯枝残干、朽木糟柴。奔忙着运动过量、疲劳过度的双腿,回家烧火做饭。有时,柴湿薪潮,火难烧。麦兰刚洗净的白脸上被烟熏黑,无意间把手上的锅烟子在擦汗时沾抹到脸上,如西施脸上长了一颗如墨如炭的黑痣,又可爱又搞笑,真是逗乐无穷。但每每这时,被火焰烘烤过的热脸庞上泛着红晕,又红又嫩、白里透光。让她心满意足地在发旧的木桌上摆上几个寒碜寒酸的美味佳肴,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丫头飞快的筷子和满嘴香喷的饭菜,满脸悦颜,开满了微笑的花朵。心里固不用说,似丫头的小嘴,甜滋滋的。
而现在,时移人易、今非昔比。只能有气无力地扛着锄头上山,一小个坡在她此时看来很长很长,如绵绵青山,眼巴巴望一会儿、站一会儿、又走一会儿,愁得无耐。一阵风,也可能把她吹了个跌跌爬爬。到地里时,太阳已高高升起。手里捏着锄头,干一会儿,歇一会儿,一上午只干得了半个人的活。回家后只能马马虎虎、勉勉强强料理家务琐事,服侍婆婆。早晨辛辛苦苦扫了一尘不染的地上落了几片苹果的新叶,也无力去打理,昏沉沉躺在床上便睡去。

病母作者其他作品

编辑
《五颗心》
  无
《有一朵寒梅,在遥远的雪崖边暗香》
  爱似酒,越久越醇香!
《在装满三月浪漫的樱花簇中,醉着死去》
  与其痛苦的生,不如痛快的死掉!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